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新来的市委书记

时间:2019-06-25 ??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 作者:或彧??阅读:

传真:7月16日采访安排

11时16分:列车到达滨湖站

11时26分:车站东门入口有同志接站

XXX:现场采访

18时30分:新闻发布会

……

haiyawenxue

列车在飞驰。我手里拿着这份电话传真,上面写着时间地点以及简明的任务。按照列车到达的时间,再过半小时,就要到达目的地滨湖站了。

我作为报社的记者,经常到外地现场采访。到星城的采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可以说轻车熟路了。只是这次采访是一次专项的采访。从信息资料上得知,星城上半年引进了一批项目。其中绝大部分都已顺利落地。唯有人才培训基地项目争议较大,一直未能达成共识。

来之前,我和同事们聊起了星城的近来的情况:星城在三个月前新上任了一位书记。机关各委办局以及各行政单位人手减少了一半以上。全部充实到县、区、乡和村,“一对一”帮扶。从综合治理到重点扶贫;从县、区、乡、镇、村的规划到“厕所革命”的实施;从各党委党组的集体讨论,到各级主官责任的担当。“责任状”都进行了公示,并公布在网上。诚请社会各界监督。

我的同事老王还说了他亲身经历的这样一件事:上个月底,针对统计数据,星城市邀请社会各界专门召开了一次座谈会,面对经济指标数字,严重不实的情况。各负责人强调了自己的统计依据。各说各有理。有的说统计口径不一样,有的说都是基层报上来的,还有的认为统计数据历来就是不一致,属于正常现象。新来的书记手拿文件夹,神情严肃,站着质询。要求立即自查,三天后专题检讨。随即将文件夹摔在地上。转身离开了会场。送文件的秘书不知所措。在场的十多家媒体记者也茫然了!

不知不觉,列车准点到站了,我随着下站的人流向东门出口处走去。就在出口处右侧较显见的位置站着一个人,手里举着一个“纸牌”,上面写着“迎接三众报李工同志”。我知道了,这就是电话传真上说的来车站接我的同志。我渐渐的走近,才发现接我的人大约50岁左右,显得有些瘦削,眼神严肃。短发。虽然一头汗,还是能看得出他很有精神。于是我大跨几步上前:

“你好,我是三众的李工。”随即伸出了手。

“哦,你好。”他也伸出手和我握手,“叫我老赵吧,我来接你,一起去工地现场。”

上车后,据老赵同志介绍,车站离采访的工地较远,约20公里,是个新地方。没有交通线路,建设刚起步。道路等设施尚在设计中。

我们的小型面包车,颠簸不堪,大约行驶了40分钟才来到了工地的临时停车场。车子停稳后,老赵很熟练地下车拉开了车门。

“到了,小李请下车”

“谢谢你,”我说,此时,我心里很不好意思,这么大龄的老同志为我拉车门.

“在西南角的简易工房是相关部门的协调场所.你可以先去那里.”老赵一边对我说,一边用手指向西南边.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有几栋小平房,房顶上的蓝色石棉瓦,在太阳的光照下熠熠反光,一看就知道这是刚搭建不久的简易房。

站在我身边的老赵,好像很着急,没有什么寒暄之类的话,语速很快。他接着说:“在第三排二楼有接待媒体采访的地方,你联系一下。”

haiyawenxue

“我这就去,”我立即回答

老赵说着带领我走上一条泥埂路,从这条小路可以直接到达。他却朝着正在紧张作业的几十台推土机、挖掘机、拉土车的方向走去了。看他的动作,我感到他对这片地方很熟悉。

我很快就到了“媒体记者联系站”。作了自我介绍,报道登记并领取了记者采访挂牌和相关资料。我的几个外地同行(和我一样都是周边相邻城市报社的记者)。他们有的是早已到来,有的也是气喘呼呼的刚赶到。可能是同行的缘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融洽地谈论起来。我们谈论更多的是这个项目为什么拖延至今才开工建设,有什么问题。从而获得一些可借鉴的经验教训或启示。看来大家和我一样也是带着这一专项任务而来的。在二楼走廊上,我简单的转了转,看了看。偌大的工地现场,放眼望去:无数各类大型机械奔流不息,一派繁忙景象。和老赵介绍的一样,这几排简易办公室聚集了各个协作单位的部门。采访相对便利。这是我来时未能想到的。就连马上要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也安排在二楼的大房间里,虽然简单,但很适用。作为记者我从心里感谢有这样的现场。我们可以节省时间缩短进程,能使我们迅速编辑文稿,及时报发。想到这,我随即展开了采访。

我的采访一直很顺利,到了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的采访即将结束。只是还要补充几个鲜活的人物谈话场景。另外就是参加最后的新闻发布会了。于是我赶紧来到机声隆隆的工地物色人选。我走了约两公里,向工地正中的方向走去,抬头看到,老赵同志在这里给别人“打下手”,只见他一会儿拿卷尺丈量,转头又在记什么;过一会又去测绘的人员面前说话。专心的程度仿佛进入了“角色”。旁边停放着一辆自行车,上面挂着一个便携式的塑料水杯。好像是为自己行走工地所准备的。我正准备上前去打招呼。他已骑着车又向东南方向去了。

我来到几位正在挖掘和推土师傅面前,他们个个都有自己当天的任务和目标,个个忙而有序精神振奋。我向他们介绍了我的来意后,拍摄了他们的操作现场。几番交流几番手势和笑语,我仿佛是他们中的一员。可能是我年轻不够成熟,可能是我很敏感,也可能是我被他们的质朴所感染,我一直处于高度兴奋中。一直到接待办公室的小宋通知我参加新闻发布会,我仍然依依不舍流连忘返。

18时30分,新闻发布会准时在二楼大房间开始,没有主席台,发布信息的是市重点建设管理部门以及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和市直相关部门的同志,坐在一排椅子上,和需要提问的记者一样。发布会议程简明扼要,先是由重点项目管理部门介绍情况,其次是请媒体提问,直接回答提问。很显然,第二个问题是我们比较关注的,因为项目总体情况我和其他记者同行事先拿到了资料,并且根据各自的需要采访了相关部门,丰富充实了内容。

发布信息的各位同志手里拿着厚厚的资料,但没有一个人“照本宣科”。而是“中心突出有理有据”的侃侃道来。我记者生涯八年多时间,这是首次遇到。

“下面请市领导回答提问,”主持会议的同志提高了嗓门掷地有声。

他笑着指向正在向大家走来的老赵同志:“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新来的市委书记赵清亮同志。”他的语言更热烈了:“下面请大家提问。”

听到这,我猛地站起来,一直楞了好久。

我还是乘坐来时那趟列车,一路返回,我一直不能平静自己的心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皇冠国际最新网址|官网散文??散文诗??抒情叙事??